落君兮

春意迟

【这是个奇怪的脑洞,umm……】
【文笔渣,心塞(´-ωก`)】

第一次见到他,是在四月里潮湿的长巷。
春枝轻轻推开门,就见他站在檐下,抿唇一笑,笑意清浅,眉眼如画。
他说:“初次见面,我是斐霂迟。今后,还多有打扰了。”
他彬彬有礼地鞠躬,青衫在盛夏的阳光里发亮,干净得一尘不染。
他像是画中来的谪仙,声音清朗,不疾不徐。
她一愣神,才发觉他是外婆家新来的房客。

后来,
他会温柔地唤她“小葛姑娘”,
帮她和外婆洗衣做饭,
骑车载她沿着青石巷闲逛,
为她在夏夜里轻声念诗……
他说:“小葛姑娘,今后的日子很漫长,但我都想和你一起度过。”

几年之后的一个四月天,
他忽然要离开,回他的故乡。
他走的时候很急,只留下一只猫。
那只猫儿全身都是纯净的白色,唯独尾尖的那簇毛,是如墨般深沉的黑。
他给它取名为“细雨”。
他低垂眉眼,望着怀中的她,轻声道:“小葛姑娘,你可得帮我照顾好它。等它长大了,我就回来了。”
她说:“好,我和细雨等你。”
无论多久都等。

葛春枝等了斐霂迟两年,
却迟迟不见他归。
街坊邻人都说小葛姑娘遇到了个负心汉,劝她趁早寻个好郎君嫁了。
只是在第三年她等来了封信,
他让她别等了,说他变了心,不会回去了。

软弱胆怯的她第一次这么执拗而勇敢地相信着什么,
像是虔诚的信众对神谕的无端信任。
她固执地在留在那里等他,
依旧相信他曾经许诺的誓言。
她说,
他不会不要我的,
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那齐眉碎发下清亮如泉的双眸,温软中夹杂着名为“坚定”的意志。

可她等的那个人,终究是未归。
最后听人说他在故乡染了疾,在她收到信的那一年初春病逝。
她抱着他的猫,看门前梨花落了一地。

这就是故事的全部了。
只是后来春枝细雨,
却再待不得故人归。

嗯,画渣一枚.°ʚ(*´꒳`*)ɞ°.【混脸熟】